上海快3

翻頁   夜間
歐巴小說網 > 罪惡無形 > 第五十五章 不計較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歐巴小說網] http://cmjxgs.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最近這些天里,夏青一共見過朱浩渺兩次,案發的時候一次,這是第二次。

  前后兩次間隔的時間并不長,但是朱浩渺的狀態確實實實在在的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并且神奇的是,她并不是愈發的憔悴,反而好像振作了精神一樣。

  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朱浩瀚的尸體被發現,得知了堂弟的死訊,朱浩渺受到很大的打擊,看起來十分脆弱,依偎在左易懷里啜泣的樣子夏青還是記得很清楚,那時候夏青對她的印象應該是一個依賴性比較強的人,個性可能比較溫和,雖然有點因為家境而產生的優越感,但整體對丈夫還是仰視和依賴的。

  緊接著,這一次見面之前,朱浩渺遭受到的打擊就可以說是接踵而至了,先是當年買走朱浩瀚的陳紅寶、李靜夫婦觍著臉上門來糾纏,緊接著老父親因為突然得知朱浩瀚死訊而進了醫院搶救,然后她又得知了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竟然是自己朝夕相處了二十年的丈夫。

  換做是一般人,眼下的狀態應該比上一次見到還要更加凄慘數倍。

  可是朱浩渺卻并不是這樣的,她雖然看起來充滿了疲憊,整個人的氣勢卻好像一下子就強硬起來了似的,處理問題也果斷干脆,讓人刮目相看。

  回去醫院的路上,朱浩渺安靜了一會兒,忽然苦笑著問特意坐在后排陪著自己的夏青:“你們是不是覺得我的決定有些不可理喻?遇到這么惡心的事情居然都選擇不追究,還放了那兩個人渣走,會覺得我可笑么?”

  “沒有,很多事別人怎么看不重要,當事人的感受才是第一位的。”夏青搖搖頭,“畢竟其他人都只是看客,可以云淡風輕,也可以義憤填膺,只有當事人是在親身經歷一切,不管是痛苦還是憤怒,都是當事人真真切切在承受的。所以不違反法律和道德的前提下,不用太在意別人怎么想。”

  朱浩渺聽了夏青的話,頗為動容,眼睛里似乎有淚光在閃爍,她趕忙深呼吸,微微抬起頭,努力的把自己的情緒克制住:“是啊,被人都是看客,我們家在實實在在的經歷這些痛苦,你說得太對了!如果可以,我把剛才那兩個混蛋千刀萬剮了都愿意!可是可能么?不可能,法律不允許,所以我能怎么辦?

  那兩個人你們也看到了,就好像是滾刀肉一樣,死豬不怕開水燙,還特別會耍無賴,如果我跟他們杠到底的話,就需要非常大的精力,還需要耗費時間,并且情緒必然會受到很大的影響,這些一點疑問都么有。

  可是現在,我們家里的情況你們是最清楚的,浩瀚尸骨未寒,我父親受打擊還在住院,醫生說醒過來是醒過來了,生命危險暫時也躲過去了,但是還需要調養一陣子,元氣大傷,不能允許他輕易出院,怕又出問題。”

  說起家里面的現狀,她有些無力,呼吸里面能感受到顫抖得聲音,夏青知道這種時候說什么都是蒼白無力的,所以也只能拍了拍朱浩渺的背以表安慰。

  “家里的生意還是要有人打理,原本兩個人可以分擔的事,現在我得一個人扛下來,涉及到的不光是一個財產的分割問題,還有職務變動……這種時候我得撐住了,不能隨隨便便就垮掉,但是撐住真的不容易,實在是沒有那么多的精力可以浪費在跟那些混賬無賴再去攪合了。”朱浩渺吸了吸鼻子,嘆了口氣。

  夏青被她話里面流露出來的意思給嚇了一跳:“你是打算和左先生……?”

  “都到這個份上了,你覺得我們倆還能走得下去么?”朱浩渺笑了笑,笑容看起來有些慘兮兮的,“不怕你笑話,我當初對我先生是絕對的一見鐘情,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就想我要是能嫁給他,那我這輩子多幸福!這種感覺你能體會么?”

  夏青笑了笑,其實這種感覺她是不大能夠理解的,不知道是不是性格使然,從小到大她都不是一個視覺動物,對于所謂的帥哥也好像帶著一種天生的免疫似的,沒有辦法僅僅憑借一張好看的臉就對這個人產生任何特別的情愫,所以一見鐘情這種事,對于她來說太過于不可思議。

  不過人和人畢竟不同,自己不理解不代表對方的選擇有問題,朱浩渺喜歡左易英俊的外貌,并且在這二十年的婚姻當中,估計也還是幸福美滿的日子占了絕大多數,否則以她現在這種觸犯到了原則上的忌諱就絕不勉強自己湊合著過的個性,他們的這段婚姻是不可能維系這么久的。

  “這么多年來,我不是不知道他的企圖心,也不是不知道他的敏感和不自信,但是都說愛一個人就要包容對方,我也一直安慰自己,沒有企圖心的男人就沒有上進心,一個男人沒有上進心,那基本上就是一個廢物了!所以我的眼光還是不錯的,雖然我找的男人并不是天生就條件很優越,但他至少有上進心!

  包括他一直以來覺得我父親在浩瀚身上砸錢,供浩瀚學習籃球,找著名教練什么的,這些都是溺愛,都是在把家里面的錢白白打水漂,我原本其實一度還挺理解他的,因為當初我也不是很理解我父親放浩瀚去追夢的這個做法。”

  朱浩渺深吸一口氣,緩緩的呼出來,仿佛想要把壓在心頭層層疊疊的沉重都一起釋放出去一樣:“后來我看著浩瀚為了練球那么拼,又看他一次一次的取得了很好的成績,心里面的想法就一點一點的發生了改變,我意識到自己最初的不支持,其實是因為嫉妒而反對,并不是真的認為那樣不對才反對的。

  我是我父母的獨生女,我父親的生意做得也還算比較成功吧,所以我像浩瀚那么大的時候,我父母給我的選擇空間就并不是很大,他們都希望我幫他們一起打理家里面的這一攤生意,做我父親的接班人。

  我知道對于很多人來說,這肯定是很好的事,但是對于一個十六七歲大的女孩子來說,其實滿腦子都是夢想,不管現實不現實,都是充滿期待的。

  我父母當初給我安排好了我未來要走的路,我試著抗議過,沒有什么用,后來也就順從他們的安排了,但是等到我已經放棄了我的那些理想和夢想,安于現狀之后,看到他們反過來全心全意的支持浩瀚的夢想,我就有些不平衡了。”

  “你的這些想法,左易知道么?”夏青狀似隨意的問。

  “他不知道,這點腦子我還是有的。”朱浩渺搖搖頭,臉上掛著的苦笑變得愈發凄涼,“你想象不出來,我當初為了讓我父母能接納我找的這個各方面條件都比我們家差了太多,并且又比我大不少的男朋友,費了多少心思,花了多大的力氣,我一直在努力的充當左易和我父母中間的雙面膠,想要讓他們彼此接納,彼此喜歡,能夠越來越親密,感情越來越深。

  所以這么多年我都已經習慣了,凡是我覺得可能會讓他們產生隔閡的事情,就到我這里為止,我一個人來消化,我父親覺得左易小家子氣,我從來不告訴他,所以他覺得我父親不該砸錢供浩瀚打球,我最初也是沒告訴過我父親的。”

  說到這里,朱浩渺似乎是被勾起了一些難過的回憶,所以一時哽咽,話都說不下去,只能把頭扭到一旁,一手捂著嘴巴,一手沖夏青擺了擺。

  “從方才我們的調查來看,你先生在這件事上倒是沒有說謊,”夏青沒有“寧拆一座廟,不拆一樁婚”的思想,左易和朱浩渺的婚姻存續也不是她能左右的,只不過看到朱浩渺如此難過,讓她想略微給對方一點安慰,“陳紅寶夫婦跑去你父親家里大吵大鬧的這一次,應該確實是和他沒有什么關系。”

  “那又能怎么樣呢?”朱浩渺帶著鼻音開口說,“就算這次跟他沒關系,之前他居然私下里調查了那家人的地址,把浩瀚的信息給他們送過去,讓他們去騷擾浩瀚,單憑這一點,我也是沒有辦法原諒他的!

  浩瀚的情況他從頭到尾都知道,浩瀚在我們家就和我們家親生的小孩兒沒有任何區別,他也很清楚,我在意識到自己之前的反對不過是因為一種極度,再加上被左易的情緒給感染了,所以犯了糊涂之后,就醒悟過來。

  所以后來我是一直很支持我弟弟打球的,不能因為我覺得眼紅嫉妒,就去阻撓他去圓夢,這樣不公平,太狹隘了,尤其浩瀚為了成為專業球員,真的是特別特別拼命,我父親本來也是做兩手準備,堅持讓他讀正常的初高中,參加高考,也是怕他撞南墻,后來看他確實是這塊料,有那么拼,我們就都支持了。”

  她吸了吸鼻子:“為什么我之前一直對左易的那種情緒都是一種包容態度呢?因為我覺得每個人都會站在自己的立場上有自己的想法,如果他有點什么不理解,我可以慢慢的去說服他,讓他像我一樣逐漸接受和支持就好了。

  我也怕他會在浩瀚面前流露出來太多那種態度,寧可把他的不滿和意見都攔截在我這一環,因為浩瀚這孩子,性格特別的敏感,又不喜歡表達出來,有什么想法就一個人藏著,我萬一左易流露出來什么,他會心里難受。

  這個傻孩子,太多事情了,他心里頭什么都明白,就像之前他籃球隊里面的隊友算計他,他最開始的時候是上了當,后來明白過來以后,心里面都是清清楚楚的,但是嘴上什么也沒有說,也不去跟人家計較,就想好好打球。”

  “他的隊友算計他?”夏青心里面大概能猜到可能是之前喝酒的那件事,不過讓她感到驚訝的是這件事朱浩瀚居然是知道隊友存心想要坑自己的。

  朱浩渺見她這個反應,以為夏青對此還不知情,就對她說:“是這樣的,當初他們球隊里面有那么幾個人,沒安什么好心,勝了一場球之后就拉浩瀚出去喝酒,浩瀚那次也是太開心了,沒多想,犯了糊涂,喝酒回來就被教練抓到了。

  那次他跟教練鬧了挺嚴重的矛盾,差一點就退隊,后來好在自己很快明白過來了,去跟教練道了歉,教練也是惜才,不舍得真的讓他退出,所以這事兒就算是過去了,在那之后有一段時間,我就發現他有的時候情緒挺低落的,就問了問他,他才大概的跟我說了一點被他發現的事情真相。”

  “是他們球隊的什么人?”夏青問。

  “是一個叫牛冶的孩子,聽說打球也挺不錯的,但是人品就比較沒法評價。”朱浩渺又重重嘆了一口氣,“我跟他說,如果確定是的話,咱們就去找教練反應反應,跟學校反應反應,不然的話留著這種害群之馬多坑人啊!

  浩瀚把我給攔住了,他說沒有必要去跟那個孩子因為這件事結梁子,他沒有那么多的時間和精力浪費在這種對他以后的發展沒有任何好處的事情上,只會耽誤自己的訓練,影響自己的狀態,得不償失。

  浩瀚還跟我說,其實他知道那個叫牛冶的孩子為什么要這么對他,無非就是因為嫉妒,自己擋了牛冶的路了,所以牛冶看他不順眼,兩個人又是隊友,比賽的時候要一直對外,不能把他怎么樣,所以就算計他。”

  “既然朱浩瀚什么都清楚,為什么連嘗試著溝通反應一下都不愿意,就主觀上消極的找了一堆理由放棄了呢?”夏青對朱浩瀚的這種性格感到詫異。

  “浩瀚是一個非常理智的孩子,”朱浩渺抹了抹眼角,“他跟我說,就算和教練反應,也不會有什么特別大的改變,畢竟牛冶只是鼓動他出去喝酒,最終決定要出去喝這個酒的人,還是他自己,所以就算知道是牛冶沒安好心,也不會有人重罰他的。

  浩瀚還說,球隊里面牛冶的水平僅次于他,現在他們球隊里有點青黃不接,他被俱樂部看中了,大四畢業之后是一定會走的,牛冶沒有俱樂部感興趣,應該會想要留下來打到年齡上限,到時候球隊里面教練還需要指望著牛冶再幫忙多撐一年,還很有價值,教練肯定也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上海快3-Home 安徽快3-推荐 北京快3-欢迎您 重庆快3-Welcome 河北快3-推荐 湖南快3-上海快3 湖北快3-安全购彩 河南快3-Welcome 广西快3-欢迎您 吉林快3-安全购彩